• 编读往来-邮箱:443442886@qq.com 

“第一微商”转型,靠直播冲刺上市

 二维码
发表时间:2022-01-21 10:38作者:未来消费 佚名

1630467944056.png


金传播-媒体发稿平台-LOGO1-最新.png



曾有“第一微商”之称的韩束要上市了。


近日,国产护肤品牌韩束的母公司上美集团正式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。根据招股书,上美集团在2020年的总零售额为72.91亿元人民币,营收规模约为33.816亿,净利润约为2.648亿。其中,约有九成营收都由韩束(护肤)、一叶子(面膜)和红色小象(母婴护理)三个核心品牌贡献。


成立于2002年的韩束,也算是一大国货品牌。早在电视媒体时代,韩束曾通过冠名《非诚勿扰》等综艺节目打响知名度,并借助电视购物、电商、微商等新渠道冲刺销售额,曾因“40天回款1亿”的惊人数据被称为“第一微商”。


但在老国货触网翻红的近几年,受制于低线城市人群与平价下沉定位,韩束似乎一直游离在化妆品市场的核心竞争圈层之外,直到从2020年起抓住直播电商的风口。去年7月,其淘宝、抖音的直播间还因解约吴亦凡事件而全网走红。


如同它的竞争对手们,韩束背后的上美集团,也将建立品牌矩阵、打进中高端市场作为未来的发展方向,但纵观其发家史,上美集团的营销打法过于传统、且高度依赖渠道红利,加上非核心品牌的增长乏力,品牌老化的危机已然到来。


从第一微商到直播标杆


主打护肤品的韩束是上美集团第一个、也是最成熟的品牌。最近三年,上美集团平均40%的收益都由韩束贡献。


在成立初期,韩束通过专卖店等线下直销渠道,打入三四线城市,在2005年将销售额做到1个亿。此后,韩束展现出对新渠道的高度敏锐,一路抓住了从电视购物、电商、微商到直播的红利期。


2009年,韩束进军电视购物,全年销售额达到9000万。此后,其与湖南快乐购等全国30多家电视购物频道达成合作。据上美集团创始人吕义雄的说法,2011年,韩束占了全国电视购物化妆品品类的38%。


这一时期,淘宝商城(天猫的前身)的上线,也引起吕义雄对电商渠道的注意,韩束于是成为最早一批入驻淘宝商城的品牌。不仅如此,上美集团针对线上渠道,推出了主打草本概念、专供面膜、定价百元以下的“一叶子”。2016年,韩束与一叶子都进入双11美妆排行榜前十。


同样在发力B2C电商的中途,上美集团又瞄准了新兴的微商赛道——2014年6月开始关注,9月就躬身入局。次年,在接受《经理人》杂志专访时,时任韩束微商CEO陈育新称,韩束通过微商渠道在40天内回款1亿元——这也是韩束“第一微商”神话的由来。


当时,公司对于微商的判断是销量很大、但缺少品牌标杆。扎根于三四线城市的韩束,正好与微商人群相匹配。为了快速抢占市场,公司开发了诸如“墨菊巨补水五件套”等一系列渠道定制品,还大打价格战,“从性价比上把微商里的其他面膜产品全部打死。”


2015年,韩束公司(即后来的上美集团)提出了60亿元的年度销售目标,微商渠道要贡献30亿。但很快,韩束陷入传销风波——据《时代周报》报道,韩束微商代理授权管理混乱、且疑似无直销牌照。微商红利也开始衰减,思埠、俏十岁等微商巨头,都在这一年开始谋求转型。


此后,韩束囿于中低端市场定位、渠道增速放缓,难以抗衡品牌心智极强的国际化妆品集团、极擅互联网营销的新国货品牌。据兴业证券的一份研报统计,自2018年起,韩束与一叶子已经完全从天猫双11的美妆TOP10榜单中消失。


直到直播电商兴起,韩束与其母公司上美集团才等来下一个渠道红利。在抖音、快手电商发展的早期阶段,以韩束为代表的老国货品牌,既有大众认知、价格又比较低,因此更易为直播间用户所接受。


这在做白牌厂货起家、试图向品牌供应链升级的快手尤为明显。2020年5月,上美集团与快手主播小伊伊合作,举办韩束&一叶子专场直播,单场GMV达到1303万元。


受疫情影响,上美集团不得不收缩线下分销体系。由于扎根低线城市,线下超市、化妆品连锁店对于上美集团的销售额贡献很大,2019年以前,其线上与线下的销售额占比近似五五开,但此后,其线下分销商的数量从2019年初的965家减少到了2021年9月底的557家。


直播间成为触达用户的新路径,上美集团建立自播团队,针对抖音和快手分别成立了直播部门。2021年,上美集团所有品牌在抖音单月GMV由500万增至1.6亿,其中,韩束多次在单日销售榜单排名第一。根据飞瓜数据统计,韩束以8.9亿元的全年销售额,在抖音电商的美妆类目中排名第四。


线上与线下渠道此消彼长,自2020年以来,线上营收占比提升至七成以上。招股书提及,上美集团计划强化自播队伍,将韩束与抖音、快手等新兴媒体平台的合作经验运用到其他品牌。


广告烧钱易,复制“韩束”难


韩束得以迅速占领各个渠道,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在广告层面的长期重投入。吕义雄曾对媒体表示,“打广告,不一定能做成品牌;不打广告,很难做成品牌。”


上美集团的营销策略,有着强烈传统媒体时代的烙印,主要通过两种方式建立品牌认知,一是做冠名,二是请明星。


在品牌冠名方面,韩束从电视媒体时代的综艺节目,一路冠名到了长视频时代的网络剧综。其中最为知名的一次投入,是在2014年、以5亿人民币的价格冠名江苏卫视综艺《非诚勿扰》,被称为“中国广告史上第一大单”。


同时,韩束也在各个时期大量启用明星代言人。从2013年至今,上美集团旗下三大品牌签约过的代言人,包括但不限于鹿晗、林志玲、郭采洁、谢霆锋、Angelababy、佟丽娅、吴亦凡等。2021年,韩束成为中国国家游泳队官方合作伙伴。


颇为戏剧的是,明星代言为韩束带来的高光时刻,出现在解约后。2021年7月,吴亦凡因涉嫌强奸罪被警方逮捕,韩束第一时间宣布解约,其淘宝直播间与两位主播因此走红,平日里只有十几人在线的直播间,当天累计观看人数突破370万。


相比之下,始于2019年的社交媒体与KOL种草规模与效果都并不突出。在小红书搜索“韩束”,其关联笔记数量约为1万篇。同样看小红书关联笔记,珀莱雅、薇诺娜和完美日记等头部国货品牌的数量分别达到4万、8万和35万。


财报数据更直观地反映了上美集团在营销端的重投入。2019年、2020年与2021年前9个月,上美集团的营销及推广开支分别约为8.03亿、10.69亿与7.35亿,占期内营收比例在30%上下浮动。


相比之下,上美集团在研发方面的投入平均占比低于3%。2020年,研发成本同比下降6.6%至7740万元人民币,原因是“研发活动因疫情而减少”。


不过,上美集团在招股书中着重强调了自身的研发能力——其在中国上海和日本神户均设有科研中心,截至2021年9月30日,研发团队有227名员工,自研产品所得收益贡献占比达到97%以上。


专利技术方面,上美集团自称拥有TIRACLE、AGSE、青蒿油AN+有关的技术及配方,并有超过200项专利。36氪-未来消费通过天眼查发现,其位于上海奉贤的产研基地——上海中翊日化有限公司,关联有50项发明专利与17项实用专利。


中翊日化同时也是上美集团的自建工厂。上美集团最早在2006年开始投资建设生产厂房,中翊日化于2015年开始建设、于2018年开业;此后,公司还在日本冈山建设厂房。招股书称,上美集团几乎全部产品都由自有厂房生产,未来计划投入超过5亿人民币来升级位于奉贤的厂房。


背靠产研与供应链能力,上美集团试图在韩束、一叶子之外拓展其品牌矩阵,但至今只跑出了母婴护理品牌“红色小象”,其在2020年零售额超过15亿元。这一年,上美集团近九成的收益都由上述三个品牌贡献。


招股书提到,上美集团目前已有针对敏感护肤的“高肌能”、主打孕期护肤的“安弥儿”、以及护发品牌“极方”,另计划在今年推出“安敏优”等品牌,它们都将以中高端市场为目标。


但对于上美集团而言,进军高端市场或许比上市本身还要困难。每年数亿的广告投入,至今也没能为韩束和一叶子摆脱性价比定位、凿开一线消费市场。在化妆品市场高度细分、快速洗牌的情况下,从零孵化新品牌的难度愈高。


孵化不行,收购来凑。招股书中提及,上美集团将寻求扩充海外市场及探索收购机会。参考完美日记的母公司逸仙电商,其品牌矩阵的七个品牌中有四个来自收购,其中就包括高端定位的“贵妇级”卸妆膏品牌Eve Lom。


无论是自孵化还是外部收购,上美集团的上市之路,至少需要更多“韩束”来支撑。完)当代企业电讯LOGO-最新20210831-0333.png『自证声明』『寻求报道』『媒体投放』


声明:凡转载文章,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



图帮主3395374 (2).png

‍‍‍

当代企业电讯©2019-2022 CEN365.COM 版权所有

湘ICP备2020019351号 | 电脑版

备案图标.png湘公网安备 43019002001394

资讯引领价值
Copyright © 2019-2022 CEN365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当代企业电讯/湖南企闻天下互联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

ICP备2020019351号 | 备案图标.png湘公网安备43019002001394号 手机版


b02.gif   b04.gif   jbtb0522.jpg   b05.jpg   b06.jpg   20150504chengxin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