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ikTok做不了硅谷的接盘侠

 二维码
发表时间:2022-11-27 15:59作者:市界 李原 赵子坤

1630467944056.png


新的设计_副本_副本_副本_副本_副本_副本.png‍‍



自从Meta挑起裁员风暴以来,现在硅谷湾区上空飘荡着2万多份简历,分别来自Meta、亚马逊和推特。


硅谷大厂内,人心散乱。Meta素来以年包里赋予期权慷慨著称,最近硅谷大厂员工Shawn在公司里看到,去年股价上扬到最高384美元时,大家斗志昂扬,“找同事做事,5分钟就解决了”。如今人们都忙着刷“blind”(美国匿名职业社区),提个要求好几天才给反馈。


“五大巨头”忙着收缩编制,只有TikTok还在不走寻常路,逆势扩张。近期,在各种线上招聘会和“面经”里,TikTok的HR四处出没提供岗位。


“我身边被裁掉的人,都至少接过一次TikTok的面试邀约。他们的HR是在刷KPI吗?”在Meta工作、刚刚被幸运留用的Jane对市界说。


11月20日,TikTok首席执行官周受资表示:未来3年将在全球招募3000名工程师,扩充加州山景城的办事处规模。但周也留有余地,表示招聘会审慎进行。


即便互联网已一叶知秋,对于一直不被硅谷工程师们“待见”的TikTok来说,这个“抄底”揽才的机会也实在难得。


今年9月,TikTok从雅虎手中,盘下了旧金山湾区圣何塞机场对面的两座办公楼。硅谷员工在论坛里调侃,“捞人”的及时雨公司来了。


彼时,硅谷的中型科技公司正像壁虎一样“断尾”逃生。Lyft、Snapchat、Slack纷纷裁员10%-20%,将办公室转包了出去。就在TikTok乔迁新禧的当天,旧金山云通讯公司Twilio还裁掉了800人,占公司人数的11%。


从那时开始,TikTok便频频伸出橄榄枝。虽然他最想招揽的对象——“五大巨头”(Meta、Google、亚马逊、苹果、微软)的员工对此多不理会。特别是Meta和Google名声赫赫的“福利双雄”,晚上6点就能下班,对工作消息可以已读不回,跟他们相比,“TT的文化太tough(粗暴)了”,Jane说。


如今巨头光环黯淡、泡沫加速挤出,人人需要一份安稳的offer。TikTok的机会来了吗?


四处出击的TikTok


作为全球增长最为迅猛的科技新贵,TikTok已拥有10亿活跃用户。近期,它更被看作是挤占了Meta的广告份额,造成后者裁员13%的罪魁祸首之一。


但与其摧枯拉朽的商业表现相比,TikTok在硅谷的雇主品牌远远没有其母公司字节跳动在国内那般响亮。


“TT不是硅谷顶尖人才的优选公司”,Jane说。从企业文化上,字节跳动以“卷”闻名。对于硅谷员工TikTok虽然有所收敛,但仍被看作劳动时间过长,下班后还要回应工作。


对于TikTok的产品,虽然用户沉迷忘我,但硅谷员工对它的评价很微妙,科技巨头则视它为仇敌。9月的美国科技界年度编码大会上,谷歌CEO桑德尔·皮查伊、Snapchat的CEO埃文·斯皮格尔先后向TikTok“开炮”,质疑短视频算不上科技创新的产物。


“大家还觉得TikTok有些‘唯学历’论,价值观不够多元。硅谷的员工许多都毕业于藤校,但人们不会把这些挂在嘴上。”Jane说。


当然,薪资构成也是关键的考量。以期权相对优厚的Meta为例,毕业3年的员工很快可以升至3到4级,年薪可以达到15万美元,加上期权,年包50万美元的也大有人在。而TikTok同等资历的员工年薪大概在12万美元左右,期权和年薪相当。


“但大家都知道,TT什么时候能上市是未知数。”许多硅谷员工在加入TikTok的门前犹豫,都源于其发展前景不明。


今年11月,TikTok Shop美国本土店正式开放。据媒体报道,TikTok有意在北美搭建起完善的履约网络,将电商做大。但除了亚马逊模式,抖音在国内的直播带货、网红营销移植到北美艰辛重重。据《金融时报》报道,不久前的一次线上会议上,周受资将TikTok 2022年广告收入从120亿美元下调至100亿美元,其根本原因便在于广告和电商的表现不及预期。


在外部TikTok还有多重压力,并且TikTok难以左右。周受资近期在论坛中提到:“对许多科技公司来说,最大的团队之一是信任和安全团队”。


根据LinkedIn数据,TikTok近一周面向美国上线了“货币化策略师、电商运营策略经理、电商整合营销推广经理、欺诈策略主管、风险和事件响应经理、美国风险负责人、客户解决方案团队负责人、隐私项目经理、广告经理”等大约2048个职位。


2020年,特朗普曾经以TikTok的“信息安全”为由,要求其与美国公司合作。今年6月,TikTok表示,将删除自己的数据中心和美国用户的私人数据,使用Oracle的云服务器。


一位前TikTok产品经理向市界分析,此时TikTok的主动扩张可能是出于当地数据安全合规的考量。“现在当地对内容审查越来越严格,自然要在当地招人了。”


诸多变数也让许多人担心,随着美国中期选举的临近,TikTok如果再次受到政策影响,“不能上市,回头又被裁员”,Jane说。


据Jane观察,这一轮裁员潮里,TikTok虽然约了很多人面试,但真正发出的offer并不多。毕竟此前,TikTok的加州硅谷团队只有1000多人。而据“The Information”报道,此次TikTok准备将团队扩充到2000人。但1000多人的HC和此刻硅谷的offer缺口相比,毕竟杯水车薪。


华人展开自救


短短半个月内,硅谷几大巨头已经砍掉了数万人。但从各方分析来看,眼下还只是个试探性的“前菜”。


继Meta大裁员后,亚马逊也宣布了“万人裁员”计划,并将一直持续到明年。不过与Meta“财大气粗”、裁得干脆利落相比,亚马逊的玩法更像“钝刀割肉”。


一位亚马逊员工向市界透露,不像扎克伯格对员工公开道歉,时任CEO Andy Jessy在裁员中没有出面。被裁的技术员工会收到会议邀请,非技术员工则只收到一封匿名邮件。有的邮件会让员工选择“自愿离职”或者留下,自愿离职会得到更多补偿,留下的人也前途未卜,“大概会根据自愿离职的人数来决定要不要继续裁。”


许多员工抱怨,“亚马逊把战线拉得太长了,一天裁一个部门”,到底要裁多少人也不公布,可能要看财报才会知道。“现在主要裁的是此前做得不成功的Alexa、Echo等家居设备部门,以及零售,接下来客户组也很危险。大家希望干脆点,还能早点去找工作。”另一位亚马逊员工对市界表示。


近期还有多家媒体曝出,谷歌也准备加入裁员阵营。谷歌CEO已经对高管表示,每个部门都要有10%的员工被标记为绩效不达标,以此计算受影响的人数将超过1万人。而此前,这个数字仅为2%。


不过这一波裁员潮中,被看作最为“rude”(粗鲁)的还数马斯克带给推特的动荡。


推特的裁员早有风声,此前一个流传甚广的数据是20%-30%,谁也没想到落地时,这个数字变成了75%。


与Meta裁员酝酿了超过一周相比,推特的裁员像一记炸雷。一位推特被裁员工对市界透露,她上班开车时接到了一条简讯:你出入大楼的门禁卡已被消磁,如果你在路上,就回家吧。


金瑜也在这次裁员动荡中被殃及,她所在的百人小组,裁掉了七八个经理级别的中层。同样被裁的上司告诉她:马斯克想砍掉中层,只保留两层管理人员。在正常的人员架构下,一个经理手下带6-10人,架构分3-5层。而留下来的管理者,不仅要带20人,自己还要亲自编程。


“砍中层,是公司调整中最伤筋动骨的方法了。”金瑜和她的同事们都认为,马斯克的举措已经令人无法再信任这家公司。她周围迅速展开自救的员工们把对话转移到了加密性更强的软件上,大家分享信息、商议对策,讨论是否要走法律途径。


金瑜回忆,在马斯克收购前的一次百人大会上,就有“高级别的人”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结局。他们表示,自己留在推特也不会为马斯克赚钱,就是想再做出一份努力,“帮推特再掐一掐歧视性、侮辱性言论的关”。但随后,这也变成了强弩之末。马斯克宣布大裁员之后,推特的信任与安全团队成员开始讨论集体辞职。


还有一些被马斯克“干掉”的人认为自己没有及早认清形势,“上半年马斯克刚表态收购推特时,一些华人VP就迅速跑路了。”一位被裁员工对市界说。


与裁员同步,大量自发组织的员工群、地区群也在冒出来抱团自救:“凡是中国人,都在互相拉群。”金瑜回忆。特别是持H1B工作签证的员工,宁可提前离职,也要赶紧找到能保住签证的下家。


“现在如果翻开LinkedIn,你会发现几乎每个人的列表中都有认识的人被裁掉。”一家华人科技互助组织(TJC)的联合创始人Julia告诉市界。这一个月来,他们的社群涌进了上千人,都是受裁员潮波及或对此产生忧虑的华人员工。


这个非盈利组织成立于2020年疫情初期,彼时各家科技巨头也曾小幅裁员,或者冻结招聘。除了科技领域外,TJC还一度分裂出包括金融财会、医药、商业管理、食品等在内七大行业的垂直社群,帮助在美华人对接岗位需求。


但很快,受益于居家办公时间延长,网络流量数据激增,游戏、广告、在线教育的收入飞升。巨头们也纷纷转身,极速扩招。


据财报显示,2018年亚马逊员工有56万人,到2021年底,已激增至160万人。同期,Meta也从2.5万人膨胀到了8.5万人。“8万多个员工里,竟然有近5000人都是招聘人员。”Jane抱怨说。而本轮裁员潮里,招聘部门也都被最先砍掉。


据裁员数据统计网站统计,今年美国科技行业裁员人数已突破10万人。二季度后,形势愈演愈烈。根据layoffs.fyi网站统计,仅11月以来,就已经有4.2万名科技人员被裁。


硅谷何以至此?


眼下这轮滚动式裁员何时可以终结,还无人知晓。一个半月前,金瑜的老东家亚马逊提供了一个“申请特殊名额”的机会。被裁员后,她得知审批卡到了最高一级,“绝对不会再开HC了。”


而另一侧,华尔街资本巨鳄也还在威逼巨头们继续“挤泡沫”。


10月底,持有200万股Meta股票的对冲基金Altimeter Capital发表了一封公开信,要求Meta削减20%的员工开支,并限制元宇宙项目投入。两周之后,Meta便发布了1.1万人的裁员计划。近日,持有60亿美元谷歌股票的对冲基金TCI Capital也公开指责,认为Google和YouTube员工薪酬过高。两日之后,谷歌曝出将对员工上线绩效考评。


而美联储对于市场还将产生多大、多久的扰动也难以预料。今年下半年,在美国CPI持续飙升的背景下,为防止经济过热,美联储开启了40年来最大幅度的加息。从而导致投行业务急剧放缓,科技股龙头蒸发了近半市值。


与继续持有科技股票相比,美国国债成了更优选。目前10年期国债收益率接近4%。持有科技公司则难有同样的增长率。许多资金从互联网中撤出,转投无风险国债,进而也造成了科技公司股价大幅下挫。


现在,2年期与10年期国债收益率倒挂问题也愈演愈烈:两者利差扩大至66个基点,已创下1982年以来最大的倒挂幅度。该指标通常被视为美国经济衰退的领先信号。1988年以来,倒挂现象发生了4次,都引发了经济危机。


知情人士对市界表示,由于今年第3季度投行业务收入下降,巴克莱银行和花旗银行均已开始裁员。


当下的裁员潮和招聘寒冬,让Julia联想起2008年,她眼看着美林公司的员工,怀抱着牛皮纸箱涌出办公楼,走向曼哈顿大街。她无法预料,这一轮经济衰退,是否会同样触发危机。


“现在还没有出现多米诺骨牌倒下的迹象,但没有人能预测,未来还会发生什么。”Julia说。


不过一些理性人士也认为,裁员潮会加速硅谷的人才价值回归。毕竟过去几年,许多人的薪资被“倒挂”得太严重了。中小创业公司的薪资难以与大厂竞争,也在失去活力。现在,他们再次迎来了机会。


以Meta为例,Lu感觉这几年招人的门槛明显放低了。“Meta有点‘人傻钱多’的味道。开出的薪资普遍高于市场30%,有的应届生也能拿到动辄30万美元的总包,正常情况下这要至少5年资历的人才能拿到。”而现在,资历浅、工资高的人自然是重点“优化”对象。


Juila看到,现在刚毕业、拿OPT签证(专业实习签证,有为期90天的失业期)的职场新人非常焦灼。市场上一下释放出了大批有资历、年限的人在与他们共同竞争。


而硅谷的投资人则一致认为,这轮大厂裁员,将让人才流向中小型创业公司,或会引发下一轮创业热潮。


近期,Lu刚参加了一次投资人闭门会,她表示,投资人正对二级市场失去兴趣,开始把钱从大型独角兽公司中撤出,转而像“撒胡椒面”一样去投中小公司。


“元宇宙、SaaS仍然能很快拿到融资,一些比如10个人左右,年薪在10万美元左右的小公司融资活性也很好,正在吸引被裁员工降薪进入。而硬科技因为投资回报周期长,相对表现一般。”Lu表示。


(金瑜、Shawn、Jane、Lu为化名)完)当代企业电讯LOGO-最新20210831-0333.png『自证声明』『寻求报道』『媒体投放』


声明:凡转载文章,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



图帮主3395374 (2).png

‍‍‍

当代企业电讯©2019-2022 CEN365.COM 版权所有

湘ICP备2020019351号 | 电脑版

备案图标.png湘公网安备 43019002001394

Copyright © 2019-2023 ZUIXUN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最讯网/原当代企业电讯企闻天下互联传媒有限公司) 版权所

ICP备2020019351号 | 备案图标.png湘公网安备43019002001394号 手机版


b02.gif   b04.gif   jbtb0522.jpg   b05.jpg   b06.jpg   20150504chengxin.jpg